溯源美國揭開虛偽報告背後的真相_主页
溯源美國揭開虛偽報告背後的真相
更新时间:2021-10-20
 

  苹果发布新规!国内这些iPhone手机用户被全面封杀當地時間8月27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佈了所謂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摘要,草草的498字,

  半島電視臺評價,美國情報界內部仍然沒能在新冠病毒起源的問題上達成一致,分歧難以解決。

  説起分歧,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這次調查之前,美國的情報機構中,傾向於“實驗室泄漏論”的有

  ,剩下的沒有作判斷。這次的調查結果,傾向於“實驗室泄漏論”的有一家,傾向於“自然起源論”的變成了四家。情報機構內的悄悄轉向,怎麼理解?

  “武漢實驗室泄漏論”,是因為這能有效分散人們對美國實驗室嚴重“病毒泄漏史”的注意力。

  為什麼如此篤定?聯想一下越來越多的溯源線索指向美國,也就能理解美國情報機構的一片“苦心”。

  畢竟,前有全球超2500萬人呼籲對德特裏克堡開展調查,現又有研究冠狀病毒和基因改造的巴裏克實驗室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對於這些合理懷疑,美國試圖掩蓋真相,逃避責任。現在又試圖用溯源報告給自己洗白。

  美國真應該好好閱讀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世衛組織的專家曾專門到武漢進行了詳細了解和考察,見了所有他們想見的人,查閱了所有他們想查閱的數據,建立了具有借鑒意義的合作調查模式。反倒是美國,更應該公開透明。

  美國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也曾撰寫過溯源中國的報告,其中,“可能”“也許”的推測也到處都是。

  造謠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空調改造工程花費6億美元,近39.3億元人民幣。如此“天價”,編得繪聲繪色。譚主一查才發現,該項實際花費392.687694萬元,而在報告裏被誇大了

  譚主聯合專業機構對2020年初海外社交媒體推文內容進行了海量集納、篩選與追蹤後,“匿名者Q”(QAnon)和“零對衝”(Zero Hedge)這兩個賬號浮出了水面。從2020年1月開始,這兩個賬號便開始發佈“新冠病毒是中國的生物武器”等陰謀言論,單條推文的轉發量都能

  謊言的種子,早已由極端陰謀論組織埋下。巧合的是,這些組織都支援共和黨。這些陰謀論,也成了麥考爾的“小説”素材。只不過,這些不謀而合,只是巧合麼?

  此外,譚主還注意到一篇研究論文——《議題凸顯與關聯構建:Twitter社交機器人對新冠疫情討論的建構》,其中提到了一個尚未廣為人知的輿論角色

  只要通過人工智慧自動化操作技術來設定程式,便可在社交媒體上對大量賬號的行為進行定制操作,貫徹背後操縱者的意志。三人成虎。

  這一研究共獲取了195201條推文,這些推文中,18497條由機器人生産,通過推文內容具體分析發現,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不久,帶著“wuhancoronavirus”詞條的言論被社交機器人在社交網路上廣泛使用。

  政客點火,社交機器人順勢煽風,惡意操縱,顯露無遺。美國病毒學家安傑拉拉斯穆森表示,在美國,不同意“實驗室泄漏論”,就會遭到

  根據美國《名利場》雜誌揭秘,今年1月15日,拜登上任前5天,美國國務院發佈了一份備忘錄。其中提到了所謂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關鍵證據”。但資訊的來源,全以涉密為名,

  拜登的後續溯源調查,都由此開展。只是,備忘錄中所謂的“關鍵證據”,從何而來?譚主從《華爾街日報》找到了答案。挖掘到這些“證據”的,是大衛阿舍爾帶領的情報團隊。

  阿舍爾,曾參與敘利亞化學武器的調查工作。當時,美國通過“白頭盔”的視頻,栽贓敘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他算得上是用“洗衣粉式”的栽贓手段,抹黑一個國家的

  消息來源的“情報”,曾在2020年被彼時的民主黨視為共和黨為換取支援率而轉移矛盾的手段,並大加抨擊。

  “這屆政府急於轉移對總統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的指責。而中國是一個非常方便的替罪羊。”參議院民主黨議員克裏斯墨菲的話代表了大部分民主黨人批評的聲音。

  前國務院和五角大樓官員伊蘭戈登伯格毫不客氣地指出,特朗普利用情報部門搞出的

  尷尬的是,民主黨曾經嚴厲批評的病毒溯源報告,成了拜登上任之後,溯源調查的起點。民主黨自己打自己的臉,

  就在拜登命令情報界在90天內提交溯源報告的當晚,參議院就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解密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資訊。

  就在為期90天的病毒溯源調查的結果出來之前,拜登專門去了一趟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它統籌負責美國情報溯源問題。

  武漢大學情報學博士張家年告訴譚主:“情報本該作為‘耳目尖兵和參謀’,向決策者提供客觀公正的資訊,但在美國卻需要迎合政客的需求,在疫情溯源的過程中,美國的情報機構已然被政治化,政治正確是情報人員繞不開的一座大山。”

  張家年告訴譚主:“美國情報界的18家機構與組織,沒有一個是專門負責生物病毒情報分析的。”